当前位置:首页 > 体坛趣闻 > 正文

《中国乒乓》,要更燃、更多荷尔蒙

2021-06-09

原标题:从《夺冠》到《中国乒乓》,要更燃、更多荷尔蒙丨对话张冀

5月26日,编剧张冀凭借电影《夺标》与万玛才旦(《气球》)、张艺谋/邹静之(《一秒钟》)共同取得爱奇艺“2021金豪笔编剧之夜”院线电影最佳剧本。

专访中,张冀说,他对于得奖者这件事不是太在意,但《夺冠》能拿奖,他还是很重视的。“《夺冠》是一个特别无以写出的剧本,从创作到摄制,将近两年时间,投放了很多情感,有的剧本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作创作过的一个作品,要学会重新抵达,但面临《夺冠》的时候不免心里会愿意多逗留一会儿,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它的感情是历久弥新”。

编剧张冀。

由爱奇艺出品,张冀作为剧本监制的另一部体育题材电影《中国乒乓》,目前剧本已经相似终稿阶段。该片故事背景选在上世纪90年代,讲述蔡振华从国外回来兼任国乒男队主帅后决意有一番作为,带领丁松、马文革、王涛、刘国梁、孔令辉五名运动员,在天津世锦赛绝地反攻的故事。

在张冀看来,在真正商业电影环境下,国产体育片的发轫,《夺冠》是第一个,接下来的《中国乒乓》也是一个,但前者带有陈可辛导演作品的特质比较强烈,并不是那么独特的体育类型片。而《中国乒乓》会采用有所不同的拍法,构成一个群像叙事。张冀说道,这部戏的剧本前前后后也花上了一两年时间,“影片《中国乒乓》更接近体育类型片,更炉,也有更多荷尔蒙”。在新京报的采访中,张冀透露了《中国乒乓》在剧本创作中的幕后故事。因为陆续创作了几部体育类型电影,张冀说,“《中国乒乓》之后,大的体育题材不会做了,我实在差不多了,还有其他的一些类型想写”,他期望接下来不会有其他人接棒体育题材。

《中国乒乓》有精神上的隐喻

1.选取“逆袭”故事节点

《夺标》的故事截取了中国女排从1981年首夺世界冠军到2016年里约奥运会第三次获得奥运会金牌这35年的历史,与《夺标》横跨几代人的背景比起,《中国乒乓》只是挑选了中国乒乓球上世纪90年代初短短几年的时间。

《中国乒乓》海报。

之所以将中国乒乓球的故事聚焦在短短几年时间,编剧张冀说,因为那段时间是中国男子乒乓球队比较低谷的时期,很多人都认为,中国男子乒乓球得靠下一代才能够重回巅峰,但短短几年中国男子乒乓球就战胜瑞典队,重回巅峰,并且问世了刘国梁、孔令辉、王涛、马文革、丁松等一批天才球员。在此之前,他们在中国乒乓球史上是不被看好的一代,却书写了一个精彩的逆袭故事。

“我们都告诉,中国乒乓球有一个‘爱情’的苦恼,就是没悬念,比赛总是输掉,但实际上真正有悬念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天津世乒赛那个阶段。”张冀说,中国男子乒乓球和瑞典队的角逐,放到今天全球化时代,对照当下不会有一种精神上的隐喻。

《中国乒乓》海报。

2.剧本最好的是写出人物

《中国乒乓》剧本创作的前期,编剧李冯、刘沛对原型人物做到了大量的录音专访。张冀是在剧本创作的中后段进来的,他听得完了所有的采访录音,还详尽读书了关于中国乒乓球的书籍和传记,包括重温了一遍天津世乒赛的视频,“这场比赛我曾经是看过的,有记忆”。

张冀必须变成海绵一样,吸取各种信息和资料,有了感觉,才会开始动笔,“有一天,你发现自己开始有动笔的冲动,写出来有点相似于原型人物讲话的状态,你就告诉差不多可以动笔了”。张冀说道,类似于的片子之前做到过几部,这个经验还是有的。

1995年天津世乒赛,中国乒乓球队获得本届赛事的全部七项冠军。 图片来自网络

对张冀来说,《中国乒乓》在剧本创作上难度仅次于的是人物。乒乓球作为国球,有非常巅峰的历史,要在这样的历史长河中截取其中一段来展现出中国乒乓球的精神内核,最根本的是要展现出那个时间段的乒乓人,最终是要还原成到人。

“写出人永远是最难的”,张冀说,他们作为体育人是不一样的,把他们写出来,这部电影才成立,“光把事件、比赛拍出来,无法称作体育电影,真正的要用人的情感去驱动这个故事,我觉得这才是体育片真正的内核。”

3.最后一场比赛是灵魂

张冀说,对《中国乒乓》这样特别写实的体育片来说,首先要在剧本、美术、演出、摄影等方面做到还原成,但光还原还不行,还一定要建构,创造自己的风格和审美。在剧本方面,首先要根据真实的比赛,去还原成每个阶段,因为剧本中的人物是创作的人物,他的精神是要在比赛中茁壮和已完成的,最终是为主题和人物成长的呈现出去服务的,只是比赛很精彩,很有悬念还不够,最终落定的还是人物,比赛和精神都达到高度统一的时候才完成了剧本的创作,这个必然是必须建构的,和真实的比赛不一样,有很多创造的人物的内心成长,主题在贯穿的过程中要得到升华。

作为一部体育片,《中国乒乓》中必然不会涉及一些最重要的乒乓球比赛场景。张冀说,片中会有几场比赛,这符合一般的类型规律。之前会有一场比赛,是虚写出,而最后一场比赛是最重要的,“那场戏要拍电影得很炉,让所有人都有兴趣,这是体育片胜败的关键,那场戏是一个灵魂”。这场戏三个男乒乓球队员要打五局。

1995年天津世乒赛,王涛在男团决赛中。图片来自网络

与排球等大球运动有所不同,乒乓球场地小、运动范围受限,但在张冀显然,乒乓球运动同样可以很激烈。平时大家看转播,不太可能看到球员发球的细节,但电影摄影机是可以灵活运动的,通过特写镜头、升格镜头可以看见如何发球,球的转动、落点这些细微动作对张冀来说是很漂亮的,“乒乓球实际是非常要求脑力的一个运动,需要运动智慧,有很多排兵布阵,类似于孙子兵法,有时候要欺骗对手,在发球局上有不同的变化,让对手猜不到,这个是乓乓球运动的魅力,我实在拍的时候会比现场更好看,不会逊色于大球,而且中国观众是很不懂乒乓球的。”

创作的戏要有烟火气,有人味儿

作为一名职业编剧,张冀不太相信“靠灵感文学创作”这一说法,“编剧创作中很少”,他实在可能音乐、诗歌更必须灵感,因为启发是一个爆发式的东西,音乐和诗歌毕竟体量短,可以愈演愈烈,但是剧本是一项长线工作,不有可能每天都在愈演愈烈,没谁能忍受得了这个消耗,“写剧本最重要的还是投入,要像演员一样,成为那个人,想要他所想要,看他所看,你写出的人物才会像,但光做像也不行,还得有一个审美,有一个高于半空中的精神维度,这样才包含创作”。张冀指出,文学创作中确有一个创作者的视角,不管是爱人、恨、抨击,还是气愤,得有那个视角,他觉得这是剧本创作中比灵感更重要的东西。

对于成为一名编剧,必须具备哪些素质?张冀提到,编剧首先是一门技术,你要不具备结构能力,不会编织情节,掌控类型科学知识,创作电影的质感、气氛,去写出对白、人物,这些都是用技术标准化的东西。

编剧张冀。

其次,还要有大量的生活学养。因为戏,都是很烟火的东西,必须要有人味儿。要想写出得有人味儿,就无法每天待在家里,得去“江湖”上走。为什么很多人说戏要有江湖气,就是戏要生动。张冀说道,很年长的编剧就很难做,要踏踏实实的生活,经过几年才能写出那个东西。另外,张冀指出要想沦为一名编剧,还要有相当的知识结构,比如文学、戏剧、电影,甚至对哲学也要有一定的科学知识储备,“出一个好编剧,还是很难的”。

陈可辛让我从编剧变为电影人

陈可辛导演在内地公映的最新三部作品《中国合伙人》《亲爱的》《夺标》,编剧均出自于张冀之手,再再加陈可辛监制的《一点就到家》,张冀已经沦为陈可辛团队的御用编剧。“陈可辛编剧对我最大的影响是把我变为一个电影人”,在遇见陈可辛之前,张冀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编剧,2012年两人第一次合作《中国合伙人》,让陈可辛试水内地现实题材影片获得成功,也让张冀一战崭露头角。陈可辛评价他:“在剧本稀缺的今天,张冀老师不仅仅剧本写出得精彩,而且作品跟我的品位也非常像,完全能写我想拍电影的东西。”

在张冀显然,陈可辛是有丰富电影视野的一位导演,他出生于中国香港,从小讨厌看电影,12岁随家人移居泰国,18岁去了美国学习,之后又返回中国香港。“他不会经常跟我言传身教一些电影经验,这对我是一种打开。”在中国内地拍电影,陈可辛对内地本土的理解肯定不如张冀,因为张冀是土生土长在这的,但陈可辛的“外来”视角不会让张冀在看问题时产生有所不同的角度,这对他帮助相当大。或许,正是这两种有所不同视角的交融,才让陈可辛最近几部内地题材电影紧贴内地现实脉搏,与观众情感达到回响,获得商业与口碑上的成功。

陈可辛和郎平在《夺标》拍摄现场。

作为编剧,张冀在与陈可辛编剧辩论剧本时,也有过争吵,特别是《夺标》的时候,压力比较大,争执次数比较多,但都是基于创作上的争执,比如一个人物的不道德,大家会有不同观点,哪个不道德让观众能感同身受,大家就会争吵,但基本的审美是一致的。

上一页:河南广场舞大妈,与篮球场小伙起冲突,网友:不要霸占篮球场

下一页:世界冠军邓亚萍:能让我儿子拿乒乓球冠军,秘诀就是……

今日推荐
乒乓球德国赛:混双冠军诞生!42岁老将绝境翻盘,大逆转笑到最后
乒乓球德国赛:混双冠军诞生!42岁老将绝境翻盘,大逆转笑到最后

北京时间1月15日凌晨,乒乓球WTT德国...[详细]

独家专栏
精彩推荐
热门排行